广州蒲友论坛[佛山]广州桑拿网_广州夜蒲桑拿论坛交流

当前位置>广州桑拿 > 广州桑拿攻略 >

[广州SN]齐富路TC攻略


   齐富路TC相信大家已经不陌生了,但是ΒL已经决定彻底淡出这个场,不是说这里不好,也不是说别的地方更好,一句话,玩遍了,腻了~为了更好的造福广大的LY,所以我决定把一些自己的体验和大家分享一下,顺便跪求各位大神慷慨社分!

   环境:说实话,这个场的环境一般般,开业到现在也有些时间了,毕竟不如最初的富丽堂皇,停车还算方便,免费,当初喜欢来这里玩纯粹因为离家近,方便,具体位置大家勇敢的问百度吧。



  饮食:这尼玛也能叫饮食,指望吃好喝好的LY就别来了。



  安全指数:白云那一片,你懂的~



  BZ:肖部,不算热情,但是交办的事情还是可以放心,推荐的也都不错,听说她原来也是JS,同时兼着这个场的培训师,至于能不能让她给你亲自FW,那就看造化了。



  JS:133,这个红牌大家估计并不陌生了,我也上过几次了,江浙人,身高也就160,瘦小,波是假的,但是很大,握起来也很舒服,水蛇腰,长发齐刘海,准确的说是位80后,DG风暴后从性都来了,原来是做328BT的,现在好像只做288的FJ了,听说也准备转场,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,曾经我们ML过,很愉快的体验,真实的告超,让我很有块感,星感的斯袜直接撕开,镂空的内内也被我完全的撕裂,不反抗不说,反而看她的表情极为享受。至于怎么能和她ML,看你们造化了。

   55:做288比较高挑的一个JS,广西人,身高168左右,啵有Β+,长腿,比较闷骚,不怎么说话,但是FW比较好。

    21:中班JS,下午在,啵不大,丰慢,但是身高也不错,比较健谈,原来自己开服装档口的,比较开放,可以指入,税多。

    66:短发媚陀,也是比较闷的,个子不高,但是皮肤真叫好,FW中规中矩~

    100:不好意思,那次喝多了,没啥印象,只觉得她趴在我身上慢慢的条习我,很舒服,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。

    12:这个JS应该是我在该场的老相好了,我们基本男女之间能玩的东西都完了,湖南媚陀,很温柔,有一双迷人的双退,啵啵不大,一头乌黑的长发,长得其实一般般,但是我就是喜欢那种感觉的,此媚陀竟然喜欢让男人躺在她的胯下乘骑位,至于其他的功能,我就把我这位老相好托付给各位LY了,你们慢慢开发,看你们的造化了~

    TC再见了,等待你焕发新颜的一天,我一定会慷慨的再给你万子千孙的~[广州SN]齐富路TC攻略
   齐富路TC相信大家已经不陌生了,但是ΒL已经决定彻底淡出这个场,不是说这里不好,也不是说别的地方更好,一句话,玩遍了,腻了~为了更好的造福广大的LY,所以我决定把一些自己的体验和大家分享一下,顺便跪求各位大神慷慨社分!

   环境:说实话,这个场的环境一般般,开业到现在也有些时间了,毕竟不如最初的富丽堂皇,停车还算方便,免费,当初喜欢来这里玩纯粹因为离家近,方便,具体位置大家勇敢的问百度吧。



  饮食:这尼玛也能叫饮食,指望吃好喝好的LY就别来了。



  安全指数:白云那一片,你懂的~



  BZ:肖部,不算热情,但是交办的事情还是可以放心,推荐的也都不错,听说她原来也是JS,同时兼着这个场的培训师,至于能不能让她给你亲自FW,那就看造化了。



  JS:133,这个红牌大家估计并不陌生了,我也上过几次了,江浙人,身高也就160,瘦小,波是假的,但是很大,握起来也很舒服,水蛇腰,长发齐刘海,准确的说是位80后,DG风暴后从性都来了,原来是做328BT的,现在好像只做288的FJ了,听说也准备转场,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,曾经我们ML过,很愉快的体验,真实的告超,让我很有块感,星感的斯袜直接撕开,镂空的内内也被我完全的撕裂,不反抗不说,反而看她的表情极为享受。至于怎么能和她ML,看你们造化了。

   55:做288比较高挑的一个JS,广西人,身高168左右,啵有Β+,长腿,比较闷骚,不怎么说话,但是FW比较好。

    21:中班JS,下午在,啵不大,丰慢,但是身高也不错,比较健谈,原来自己开服装档口的,比较开放,可以指入,税多。

    66:短发媚陀,也是比较闷的,个子不高,但是皮肤真叫好,FW中规中矩~

    100:不好意思,那次喝多了,没啥印象,只觉得她趴在我身上慢慢的条习我,很舒服,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。

    12:这个JS应该是我在该场的老相好了,我们基本男女之间能玩的东西都完了,湖南媚陀,很温柔,有一双迷人的双退,啵啵不大,一头乌黑的长发,长得其实一般般,但是我就是喜欢那种感觉的,此媚陀竟然喜欢让男人躺在她的胯下乘骑位,至于其他的功能,我就把我这位老相好托付给各位LY了,你们慢慢开发,看你们的造化了~

    TC再见了,等待你焕发新颜的一天,我一定会慷慨的再给你万子千孙的~ (责任编辑:广州蒲友)